疏砚

一条咸鱼

【磨刀霍霍向队友】还铁头吗?

来自真实经历,杀队(龙)友(骑)警告
等我打完讨伐出来就把你们这些铁头全杀了.jpg


传送阵的光芒逐渐散去,尼德霍格的身影伴随着愤怒的咆哮出现在了眼前。龙骑看着队伍里吓呆的新手队员发出了一声嗤笑,不过是邪龙的幻影罢了,也能吓成这样?环顾四周,他看到了另一个龙骑,对方就像他一样充满了自信。

交换了一个目光,龙骑们准备冲上去速战速决,骑士却拦住了他们,开始倒计时。龙骑虽然有些不满,却也只能退到骑士身后——不过是个用来增加战斗经验的随机讨伐战,没必要和队友吵起来。
       
战斗开始了。
       
龙骑迅速冲到了尼德霍格的身边开始输出,他的同行也心照不宣地和他站在了一起。然而这样的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邪龙的技能就接二连三地落在了他身上。

龙骑并不想离开,就算脚下散发着不详气息的黑洞和沼泽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警告,他也不想停下自己的动作。

反正治疗们也不会骂我的,他想。龙骑看了一眼自己胸前代表新手冒险者的标志,心安理得地继续打了下去。

很快,龙骑就因为无法承受巨大的伤害倒了下去。他很快发现自己并不是孤独的——他的好兄弟也和他一样躺在了地上,而占星黑魔明显都是一副刚被元灵唤醒不久的样子,诗人则已经呆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魔力迅速消耗的感觉并不好受,白魔不耐烦地开始指挥着队友集火和分摊伤害,然而收效甚微。龙骑依旧执着地打着身位,一步都不想离开。邪龙的目光停留在了龙骑身上,他听到队友在喊“死亡轮回了快过来集合”,却不想挪动一步。战士和白魔似乎看懂了龙骑的意思,迅速冲向了龙骑,占星也急忙停止了动作小跑了过来。

邪龙转身了。

白魔和占星不断地吟唱着治疗魔法,勉强在邪龙的怒火下保住了队友,魔力却几近枯竭。

第二个死亡轮回即将到来。

另一个龙骑有些慌了,面对着邪龙的目光,他直接从队友的包围中冲了出去。结局显而易见——死亡轮回带走了他的生命。

龙骑又倒下了。他不知道自己又吃了什么技能,是AOE还是点名,反正他是不会躲开的,就像在他之前死去的黑魔一样。

不久之前就已经彻底呆住的诗人,也很快倒在地上和队友们作伴了。

dps们的尸体散落在场地上,白魔和占星的魔力只能勉强维持剩下队友的生命,骑士和战士不得不开始注意自己的体力。

万幸的是,邪龙的幻影也出现了即将消失的迹象。

第三个死亡轮回——

邪龙的幻影在裂石飞环中消散,侥幸存活的冒险者们并不愉快地走向了传送点。

龙骑躺在地上,感到一丝不满。他试图用眼神控诉那几个冷血队友离去的身影——打都打完了,怎么还不给我治疗?

远处即将传送走的战士和白魔说了些什么,龙骑看到白魔举起了法杖,温和的元灵之力包围了整个场地。

随后两人离开了,传送阵的光芒也暗淡了下去。

龙骑等了一会儿,空气中逸散的元灵之力却始终没有落到他的身上。

大地开始震动。

邪龙的幻影在元灵的呼唤下再次显现,大批的邪龙眷属借助着流动的以太出现在了场地上——而他们四个人动弹不得。

邪龙的怒嚎响彻天际。

魔女咖啡馆一如既往的热闹,四处奔波的冒险者们并不介意在路过这里的时候坐下来喝一杯,伴随着吟游诗人的歌声和陌生的朋友们聊天。

“听说……有人……尼德霍格……“

“好可怕……龙骑……肉块……“

嘈杂的环境中隐约传来一阵议论,又很快被欢快的笑声盖了过去。战士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看着对面正在擦拭法杖的白魔:“这下满意了?”白魔抬起头笑了笑,对他举杯示意。

尼德霍格的幻影静静地趴坐在云廊上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冒险者,残垣断壁中的一小块空地出乎意料的整洁,似乎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传送阵的光芒再次亮了起来。

热到连沙雕表情都不想认真做

俊英真好看(小声比比

嗑cp的时候是zqsg觉得我嗑的cp十分rio的
半夜睡不着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这是错觉难受得要死
然后拽着青青不管她听不听得懂反正我要嘤嘤嘤QAQ了
lay了,伤心地滚去睡觉

咸鱼日常

考试周的时候真是爆想打游戏,然后就理直气壮地放纵自己每天十点之后缩在被窝里做调查员的任务顺便打讨伐……
大概算了一下从考试周到现在排的日常讨伐至少80%是神龙,剩下20%还有因为队友没满级排不到的
今天刚排进去神龙全退光了重排又是神龙真是一脸绝望
可能是天天打牌掉卡把欧气用光了
和部队里的小可爱们也越来越熟啦,群里语音一开就开始说相声
周二被带着去打了极骑,解限相声五黑队,一群攻略没看完的/忘记怎么打的/没看过攻略的理直气壮地跟着泡面的指挥瞎打
然后因为没听懂泡面的分摊指挥被泽菲团灭了一次
第二次的时候我也没听懂泡面说什么,我只是默默缩在了布的身后,看着她开了她天下无敌的反魔罩
没有ST就用黑魔来凑,妙啊
正哥大概没有发现我赖在布的黑魔纹里不走甚至吃了布的点名伤害这件事,不然可能就要放生我了
我对黑魔纹真是迷之执着了,即使我是个诗人我也要往黑魔纹里凑
布:你醒醒啊你吃不到buff的.jpg
最后还是差点团灭,不知道为什么全都躺了只剩下残血的泡面面对残血的老爷子
我双手离开键盘抱起了我的热水袋准备捂捂手看泡面读深仁厚泽压压惊
然后就突然过了
我只好一脸问号地出了本
脑子里还循环着泡面“打那个阿代尔斐尔”的灵魂呐喊
鸟是不会有的,不存在的,我已经死了这条心了
非洲人心里有b数
之前说了帮闺蜜清极神初见终于有时间打了
打之前被她按着背黑魔技能循环在隼巢疯狂打木桩
然后进本一个技能都没读出来就转阶段了
好的吧,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极冰出了黑魔杖子然后习惯性点了放弃
被闺蜜锤爆
我也不想的你听我解释啊.jpg
不知道为什么用白魔打图书馆的时候就很灵性换了dps就开始各种躲不过技能
大概可以跟我用白魔打讨伐就开始智熄操作一样是未解之谜了
终于凑够万物点换了条裤子
暴击增加了之后感觉是真的很明显
经常打着打着突然跳一个暴击,还会连续出辉煌箭,我受宠若惊.jpg
辉煌箭我爱你啊!!!
我永远喜欢辉煌箭、旅神歌、纷乱九天和完美音调!满诗心的那种!

是严格的神学院肥!

拉拉肥真可爱,吸爆